[]

,!

炎热的酷暑已经逐渐的消退,在纳加利尔大平原上,沉甸甸的麦穗压在风中微微摇晃。

粮食,丰收,往往都和喜悦联系在一起。

可下一秒,奔驰而过的坦克直接从麦田的最中间压过去,成片即将成熟的麦穗倾倒在麦田中。

不止一辆坦克,是成片的坦克集群!

一大片麦田没用多久时间,就完蛋了一大半!

坦克内的机枪手瑞恩沉默着,他来自乡下,他的祖父,祖母,包括了他的父母,经营着一片农场。

很多人一谈起农场,就会想象到美丽的田园风光,会想到舒适悠闲的生活节奏,会想到很多美好的东西。

实际上这些都是人们对农场的误解,他们看了太多不切实际的影视作品,或者从小说中读取了一些作者对农场美好一面的描写,有了错误的认知。

农场一点也不浪漫,就像田园风光永远都经不起蚊虫的骚扰,特别是晚上。

在缺少现代化的农业机械的帮助下,农活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,瑞恩小时候就经常帮助家里人在田里做点什么。

那绝对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。

可看着这么多即将成熟的麦穗倒伏在田中,他还是觉得有些可惜。

没有种过地的人,无法理解他的感受,那种可惜。

纳加利尔最近几天的天气开始降温,最热的时候已经不超过四十度,这让大家多少还能忍受一下。

前些时候,纳加利尔最热的时候,根本没办法忍。

坦克的涂装和它的设计注定坦克的内部是一个大火炉,外面热,坦克内更热,这已经不是脱衣服就能解决的问题了!

目前第一代坦克的设计上有明显的问题,他们没有考虑到极端环境下的使用情况。

在高温天气下,坦克内部的温度还会在室外空气温度之上好几度!

外面四十多度时,坦克内差不多已经接近五十度了。

短时间里工作还行,超过半个小时没有人能够受得了这样的极端情况!

十月份之前,在纳加利尔的军事行动大多数都是以空战为主,直到进入了十月份,气温降下来地面部队才开始推进。

可就算是这样,现在坦克内的温度还保持在四十度左右,中午最热时依旧不适合在坦克内工作。

为了让这些坦克能够在纳加利尔的大平原上驰骋,军队这边基本上都对这些坦克进行了一定的改装。

他们增加了更多的进风口,然后增加了一个出风口,按照鬼知道他妈的什么来路的一个家伙的设计,在坦克内增加了一条风道。

这很好的缓解了内部热量无法排出的问题,不过也降低了一部分坦克的安全程度。

正前方地盘下开了一排进风口,一旦遭遇地雷,或者低角度的爆炸,或者子弹直接命中,对坦克内的士兵有一定概率造成直接的杀伤。

可比起热死在这里面,人们还是愿意承担这些风险的——

以坦克为单位,需要全员同意才能改装,也有一些坦克里的士兵为了安全,没有这么做。

此行,他们正前往纳加利尔中部战区,昨天彭捷奥占领区内的几个油库发生了大爆炸,这导致了他们缺少油料。

现在联邦的空军占据了上风,掌握了战场的制空权,他们希望地面部队能够配合快速推进。

在彭捷奥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快速袭击一座重要的中部城市。

这座城市里不仅有大量的彭捷奥陆军,还是他们前线的仓库之一。

只要能够打下,或者摧毁这些东西,那么对彭捷奥的攻势将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!

突然的颠簸让瑞恩退出了思考的状态,腿肚子底下的风嗖嗖的,可这些风也是滚烫的。

天空中大片的轰鸣声从身后传来,是第一轮攻击与轰炸。

在战场上待了足够多的时间,瑞恩已经能够分辨轰炸机和战斗机的轰鸣声,一些士兵甚至钻出坦克,对着天空中正在进入战斗区域的战斗机和轰炸机挥舞手中的帽子。

战斗即将爆发,可瑞恩却感觉不到有什么好紧张的,也没有什么焦虑的。

经历过那么多次战斗,有几次甚至和死神擦肩而过,他现在对战斗,对死亡,已经不像一开始那么恐惧了。

就算再糟糕,还能比第一次更糟糕?

要知道,那时候他真的差一点点就死掉了!

在离城市已经不怎么远的时候,突然间空中传来了刺耳的尖啸声,坦克内的通信装置里传出了指挥官的命令。

他要求所有坦克散开,并规避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