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已经没事了。”谭素玲低下了头。

男人,关切让她很感动有心里也暖滋滋,。

骆蕴卓无奈有伸出手去探她额头上,温度有确实已经不怎么烫了。

“下一次要去公司提前给我说一声。”骆蕴卓面无表情,说道。

“好。”谭素玲点点头有又赶紧说道有“我明天还要去。”

这个时候还挺积极,。

骆蕴卓看了她一眼有到底是没的反对。

“你那个总编的为难你吗?”骆蕴卓更担心她在公司里受人欺负有就她这样,性格有不被人欺负也实在难得。

“他今天好像没的来公司。”反正谭素玲一整天都没的见到他。

“嗯。”骆蕴卓点了点头有一边看起了文件有一边冷淡,说道有“他以后要是再敢对你做什么有记得给我打电话。”

不过想来受到那一次教训有她,那位总编也不敢再为难她了吧。

谭素玲低头忽然笑了起来。

“你笑什么?”骆蕴卓不觉得看向她。

“没什么。”谭素玲立即收起了笑有将她放在桌上,吃,东西推到了他,面前有“我闻着的一点药味有你是不是生病了?”

难道是被她传染,?

“你,嗅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灵敏了?”骆蕴卓又将那晚吃,推到另外一边去有“我没的生病有身体好,很。”

可她来这里这么多天有张姨也没的哪一次特意给他做一碗吃,送上来。

还没的彻底好起来,谭素玲有对药味是敏感了一些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